咨询热线:+86-0000-96877
网站公告: 秒速飞艇,这里有最新最全的音乐资讯!

0755-33989912

0755-33989912

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,请随时与我们联系

查看联系方式>>
日韩音乐 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日韩音乐 >

类似B站这类基于兴趣而生的社交应用不断崛起

时间:2019-02-10 14:51    点击量:

  2018年即将结束,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了年末最后一波冲刺,新版“QQ秀”游戏Zepeto走红,一款名为“音遇”的社交App也开始频繁在朋友圈出现。

  根据七麦数据(App数据统计分析平台)的官网显示,这款“音遇”App在11月3日的下载量还不到4000,从11月20日开始,它的下载量就维持在10万以上,巅峰期时甚至逼近20万。

  目前距离9月20日这款“音遇”App上线,只过去了两个多月。在这期间,它曾一度冲到了App Store社交类免费榜的第2名、总榜第7名。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抖音初上线,在之后一步步创造了国内音乐短视频的“神话”。

  根据中国音乐财经网报道,音遇的开发方为北京有三逗科技有限公司,团队核心成员为头条系创业者。另外有媒体报道,音遇已经获得头条系投资,就现在的信息来看,头条和这款神秘的App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或许头条这是再造一个“抖音”?

  简单来说,音遇就是一款组团接歌的游戏,目前主要有三种玩法:歌曲抢唱、歌曲接唱、全民领唱。

  全民领唱的玩法更像是UGC内容生产+用户打榜,玩家通过搜歌、录制、上传自己的作品后,由其他用户票选Pick,得票最高的玩家就会成为抢唱和接唱游戏的领唱者。

  除了全民领唱,歌曲抢唱和歌曲接唱目前才是这款App主打的玩法。根据玩家喜好不同,音遇的歌曲库分为周杰伦、五月天等不同专场,抖音神曲也占据了相当一部分比例,除了在比赛中经常能遇到的《盗将行》、《最美的期待》等歌曲,在热歌接唱板块还专门设置了“抖抖专场”。

  具体的玩法是:多名玩家通过匹配进入一个房间,系统会随机挑选歌曲,给出上一句歌词,玩家接唱下半句。玩家们如果碰到自己会唱的歌曲,就可以和其他玩家抢夺接唱机会,随后通过AI判定是否接唱成功。接歌成功则可以获得积分,积分越多,排名越高。

  在游戏过程中,玩家们可以通过在房间里进行交流互动。相比其他成熟的K歌软件,音遇的UI设计风格也偏年轻化。根据邦哥在“音遇”里多日的潜伏观察来看,目前它的用户以年轻的在校学生为主,尤其以大学生居多。

  玩家们在游戏中也不仅仅只是追求高分数,他们更热衷于在游戏中表达个性。有的玩家会在接唱时搞笑、夸张、卖萌,或者不按原曲演唱、随性改编词曲。

  目前在App Store里,音遇被归在“社交”应用里,在邦哥看来,它更像是一个音乐社区。如同哔哩哔哩吸引众多二次元爱好者,音遇也试图聚集一批想要通过音乐来展现自我的95后、00后。

  在如今的社交战场上,95后和00后们接棒90后成为主力军。这批用户伴随着互联网成长,对他们来说,无个性,不社交。类似B站这类基于兴趣而生的社交应用不断崛起,也正是因为市场看到了“Z世代”们带来的移动社交红利。

  音乐一直是文娱市场的重头戏。《歌手》、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偶像练习生》、《创造101》等音乐综艺节目成为各大平台的吸睛神器;专门的音乐短视频产品也在近两年快速崛起,像抖音、快手之类;在线音乐平台持续发力,如近期准备上市的腾讯音乐。

  随着国内音乐行业生态的逐步完善,现阶段,国内音乐行业正迎来一个发展的好时机。无独有偶,在音遇出现之前,互联网音乐领域早有玩家入场,而且大佬众多。

  2018年,有着“神曲制造机”之称的抖音,陆续制造了《学猫叫》、《陷阱》、《纸短情长》、《海草舞》等爆款歌曲。这些大热的歌曲,就这样通过抖音,不仅在线上造成了病毒式的传播,在线下也出现大街小巷人人哼唱的现象。

  如果说抖音是因为歌引发的社交关系,在音乐社交领域,还有一个主打“评”的玩家。网易云音乐首次进入市场,便是因为“音乐+社交”这一模式引起了大众的关注,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成了大型的歌友线上见面会。

  在抖音神曲不断走红后,也带动了QQ音乐、网易云音乐的分享量和播放量,与此同时,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也朝着10万+标配的方向前进。

  用户的要求在不断升级,普通的音乐软件已经很难再吸引用户的关注,因此很多人试图开发它的附属价值。作为抖音短视频的背景音乐,它的娱乐属性无疑要更强,带歌能力也没有其他App可比;对于网易云音乐,歌曲的情感价值则要远远大于这首歌本身的艺术价值。

  没有抖音那么强大的用户群体,也没有网易云音乐自带社区的基因,此时出场的音遇,试图通过K歌社交的方式开疆拓土。

  对于抖音和网易云音乐来说,它们的核心都是在“歌”,不管是大范围传唱的抖音神曲,还是那些评论十万加的网易云音乐的歌曲,聚集的用户都是因为歌而来。

  但是对于音遇App,最重要的还是用户。这款软件本身就是主打K歌,又有规则鲜明的评分制,因此它自带竞技属性,迎合的是用户表现自我和挑战他人的心理。基于游戏的需求,又有浅尝辄止的社交。

  音遇的社交场景其实类似线人KTV包厢,抢到话筒或者是抢到接唱机会的用户可以一展歌喉,听歌的人可以在线上或者线下评论或者互动。

  在线下的KTV里,如果人际关系并不是那么熟悉,或许有的人难以开口,但是在线上,因为彼此不认识,这种尴尬的程度会有所降低。

  据音遇App的官方介绍,音遇是一款在线手机K歌社交软件,集合了音乐、游戏、交友、直播等模式。但是和成熟的线上K歌软件如“全民k歌”、“唱吧”等相比,音遇在社区运营、变现模式、演唱曲库、识别技术上,还是有较大的差距。

  目前在市场上被大众所知的全民K歌,是典型的腾讯系产品,借助微信、QQ等腾讯的社交链,全民K歌在诞生之初就带有社交的基因。在它身后是腾讯音乐拥有的海量版权库,在同类软件中,这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  反观音遇,虽然主打音乐社交,但是这款App并没有完全实现用户的社交需求。K歌App中存在两类用户:一种人把它当朋友圈,以下沉的区域性用户为主;一种人热衷于打榜、送花,是直播平台的深度用户。

  目前看来,音遇的功能实现程度,让这两种用户的需求都没有得到完全满足。用户在这款软件上并不能自主进行组队,只能进行简单的关注,但是好友互相关注之后,也无法进行一对一的交流。应用内仅能看到用户获得的成就,所以即使关注对方,也并不能在私下进行交流。

  如果音遇要从社交入手的话,建立一套规范成熟的社交模式,是这款App在后期需要攻克的运营难题。

  另外,音遇这款年轻App的AI语音识别技术并不完善。用户在对战过程中发现系统有时只识别音调不识别歌词,导致众多玩家对平台的判定结果并不满意。而且目前音遇的曲库歌曲过少,覆盖人群少,不能同时满足全部用户的喜好。

  在全民K歌的收入来源里,用户赠送的虚拟礼物和草根明星的付费合辑分成占了很大一部分。和全民K歌类似,音遇的“全民领唱”模式也是一个打造草根明星的平台,但是由于App用户还没形成规模,这种类似直播的打赏变现是否行得通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就曾因版权之争交恶;今年9月14日,国家版权局约谈了抖音短视频快手等重点短视频平台企业,共下架版权相关音频751个。

  版权的战火还蔓延到了线下。最近,音集协要求KTV删除6000多首歌,被要求下架的6609部音乐作品中包括陈奕迅的《十年》、田馥甄的《小幸运》等人们耳熟能详的歌曲,许多音乐作品还常年位居K歌排行榜前列,这在市场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  作为新生K歌软件,音遇面临的版权挑战相比其他技术或者运营问题,要严峻得多。购买版权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,另外曲库也需要要持续的更新,意味着这需要持续的烧钱。

  在如今的互联网音乐市场上,巨头们早就开始了版权布局。没有用户基础和变现渠道的音遇,如果要想获得持续发展,或许只有背靠巨头才是最保险的途径。

  抖音之后,还没有一款真正能打的音乐社交产品。音遇的出现,或许是互联网音乐产品的一个新思路,但不一定是新出路。因为音乐认识一批人,或把音乐当作交流工具,这事理论可行,但要落地成一个产品,路还很长。音遇想要在重重困难中成功突围,还要解决用户运营、技术、版权……等众多问题。

【返回列表页】
地址:深圳皇岗口岸港兴大厦19号  电话:0755-33989912  传真:0755-33989912
2002-2011 秒速飞艇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:[秒速飞艇]  ICP备案编号:ICP备55217891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  
这里是您的网站名称